【記錄】2020遊戲開發雜談 NO.024 – 專案的變更

  這幾個月和團隊夥伴蛋黃瑤又進行了不少討論,在上一篇提到了她為了做遊戲會抱持著幾個原則,比較偏向於「在什麼情況下會持續做遊戲」,以結論來說大致是三個面向 (1) 快樂做遊戲、(2) 提升技能、(3) 獲取資源。而重點比較偏向於第一個,其餘兩個則是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持續去做。因此後續討論的內容就會比較偏向心態上的、究竟什麼情況才叫做快樂做遊戲?

  這篇偏向流水帳,記述了到目前為止究竟討論了什麼、各自的想法是什麼、以及最終的結論是什麼。

  瑤的主張:工作穩定、生活無虞、且身心靈都有一定程度的健康再來好好做遊戲。

  我的主張:撇除狀態很不好或經濟很艱難的情況下,盡可能的找時間和資源來製作遊戲。

  從各自的主張可以看出,我和瑤有一個從根本上就沒有共識的地方:瑤認為做遊戲是「未來的事」,而認為我是「未來的合作夥伴」。而我則是一直抱持著「製作中」的狀態,和瑤已經是「現在的合作夥伴」。所以先前的專案會一直拖著也是因為她覺得近幾年大概會一直忙著發展職涯相關的事情,在安定下來之前「反正就慢慢做就好」。但我的話就會覺得這個已經是做了蠻久的專案了,手中的程式進度也早就告一個段落了,剩下也只需要把劇本文檔和美術圖檔輸入進去並加以調整就好了,但卻一直苦於沒有遊戲的素材可以放,雖然對方也不是沒有進度,但確實沒有達到我理想中的狀態。

  後來才知道她把做遊戲當作是「未來的事」,也就是說做遊戲並不是什麼需要趕時間的活動,是類似於一般人從事運動或閱讀的「休閒娛樂」,心情好的時候再做就可以了。但在這點我表示無法理解,因為做遊戲的目的就是完成它並且以一個完整的作品來發表,並不像是運動或閱讀這種只要從事就會有「滿足感、成就感」的事情。但即使是以休閒娛樂來比喻,好比說我的休閒娛樂是玩遊戲,確實偶爾玩玩遊戲調劑身心很好也很滿足,但總不可能每款遊戲都碰一點但每一個都沒玩完吧。

  因此我提出了做遊戲是需要期限的主張,瑤表示震驚到不行。雖說時間的限制對於稍有一點規模的專案(加上又是非正職製作)可說是相當吃力,但因為對我來說做遊戲並不只是休閒娛樂而已,所以我可以接受多花一點時間來做。但瑤卻覺得我的想法很不切實際,說平常工作八小時額外找時間做事情都已經很辛苦了還要在短短時限(以兩年為單位)製作出遊戲,她無法接受,也覺得目前這個專案要她在期限內完成她做不到。

  我之所以會提出期限,是因為我希望能得到一些「成就感」,因為製作遊戲寫程式的成果並不像畫圖那麼直觀,我又是屬於比較想看到外顯成果的人,所以我自然會希望能從發表遊戲作品作為我努力寫程式的報酬、並從中獲得成就感。加上團隊還是偏好中長篇的作品,加上既然都已經有手邊製作中的作品,當然會覺得那就趕快把手邊的作品做完就有成就感了。

  但瑤表示我所期望的成就感不能寄望在她身上(等她把圖畫出來),要我另外找尋其他獲得成就感的方式。她也提出了各種綜合創作的可能性,例如短文創作、像素圖繪製、或是參與企劃等等都是成就感的來源。但我心裡又想著,「我們不是遊戲製作的團隊嗎?為什麼要做額外的創作?」,那她也說了既然如此,就以目前製作中的企劃來創作延伸的作品。雖說知道這些是短期成就感的來源,但就我個人而言還是不太踏實。於是我向她說明我對遊戲製作的期許,當然樂在其中很重要,但我也希望能保留各種驚喜與期待感,所以遊戲本身的內容我希望是盡可能在發佈前不要公開太多(若是有什麼額外的規劃當然是可以再調整)。

  說明清楚後,瑤也表示理解,她也表示確實對遊戲來說,吸睛度與新鮮感是相當重要的,並不是過去她所接受到的繪圖設計界就是要以「快速獲得回饋」為前提,盡可能有什麼就放什麼,這樣才能知道這個方向對不對、好不好、能不能得到熱烈迴響等等。雖然我也很想讓遊戲製作走快速迭代的模式,但自己想一想還是喜歡中長篇,這個實在是太難妥協了也加快不了製作速度,加上自己還是想做自己想玩的遊戲,市場聲音雖然多少還是會考慮進去但說實話還是以私心想玩為最大前提。總而言之邊做遊戲邊創作衍伸作品我是覺得不太可行,但如果是把某些企劃中的企劃改成非遊戲企劃,將那些企劃作為其他原創作品的素材來創作並累積成就感也是一種方式。

  不過這部分經過討論後,我還是會覺得「既然都花時間創作了,那我還是專心在手邊的遊戲會更好」,但瑤還是表示不能把重擔都丟在她身上,要寫劇本、還要畫圖負擔太大,更不用說她本來是不打算限時間的。這個議題討論到一個段落之後,我自己也開始反省,雖說確實因為這個理由而積怨不少,但我的確不能一直要求對方做一些對方本來就沒意願要承擔的事務,但依照現況要推進現有企劃的進度還是有很大的瓶頸。

  於是最後討論的結果就是——換一個遊戲專案來製作,這次就是由我來擔任總企劃,更準確來說是除了美術以外的工作都先由我來處理。因為現在的蛋黃瑤並沒有多餘的心力處理美術以外的事務,加上我是最在意時程表和進度的人,這方面既然雙方討論出可以接受的方案,那麼就往這個方向前進吧。而雙方的合作模式也會從自主自發的方式轉換為類似書面契約的方式進行,由誰主導的企劃就由誰來統籌整個專案的進行。而個人成就感的部分則是除了目前遊戲製作的進度由我自己掌控之外,我自己也需要再另外考慮其他面向的事情,這就和團隊沒有太大關係就不多提了。

  另外也如前幾段所提的,也決定從把一些原本預定要做成遊戲的企劃改成綜合型創作企劃,這樣兩人都可以各自創作同一個世界觀的東西,也能達到平時就有發表創作的期望同時也和不會和製作中的遊戲有所衝突,對我來說這應該就算是面面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