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創作認知雜談

  最近試著少使用SNS(Plurk),看會不會比較能累積想法寫東西在部落格上,不過發現自己在噗浪上其實也都是講一些日常瑣事,跟部落格的取向似乎不太一樣,好像沒什麼太大影響。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在部落格寫文章,思考的空間也比較充足的感覺。

  針對上一篇蛋黃瑤提到的共同創作的認知,補充一些我這邊的想法和看法吧。我也找了一些原創企劃的東西來看,也去瞭解一下它的運作模式,看完後稍微能夠理解創作圈會這麼風行原創企劃的原因了。以下比較偏向流水帳的記載,加上我過去也不是用圖手文手的方式來思考,和熟悉企劃的人有歧見應該也是正常的。

  我剛認識「原創企劃」的時候,一直把它當作是「創作型線上遊戲」來看待,因為它是建構在一個還算完整的世界觀中、有限制的各項設定、角色創建、有NPC、有任務、還有回報系統等等,只是進行的方式是透過圖文創作來讓自己的原創角色參與該世界的運作。

  所以對一個想做自己遊戲的我來說呢,當然就是……自己的遊戲自己做!既然參加別人的企劃就等於去玩別人的遊戲,那當然自己的原創遊戲的進度自然就沒有什麼幫助啦,這也是每次蛋黃瑤跟我說想參加企劃創作,還說這樣能增加銀果園創作產量,我當然對此表示「這兩者有什麼關係」,但因為中途認知落差很大,我那時也搞不懂參加別人建好的創作型遊戲跟原創圖文增產的關連性在哪,後來就又變成「想參加就去啊為什麼還要問我」。

  維持這個狀態大概也過了好幾年,加上蛋黃瑤自己忙學校的事情其實也根本沒參加到什麼企劃,我自己也有很多現實考量,學資訊的常常要追技術跟更新知識,對遊戲創作也有一部份的認知轉變(其中也有時代變遷的關係)、標準提高,加上生活考量、職涯規劃、心態與心靈問題等等,總之在原創作品上,腦子的變化速度比不上動手速度,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不管怎樣,蛋黃瑤偶爾還是會跟我推薦一下原創企劃的有趣之處,也會和我轉述常玩企劃的人為何會推薦玩企劃。在此時我對企劃的認知大概已經從「創作型線上遊戲」轉變為「特色世界觀設定」了,就有點像是知名的童話設定、蒸氣龐克、反烏托邦社會、維多利亞時代的倫敦等這種具有一定規範的大架構設定,可以作為創作者們的靈感參考來源,偏向風格和特色標籤的感覺。但因為新出現的原創企劃並不像前述提到的世界觀設定有這麼明確的風格、時代也不夠久遠,加上通常也會有明確的設定規範和企劃主的NPC角色或時間軸,讓我覺得這比起「以OOO作為靈感元素」,更傾向是「建立在既有設定底下的創作」,所以會更像二次創作,而人物則是自己筆下的原創角色。

  到此,如果只是一名繪師或作家要畫插畫、寫文,針對該世界觀進行創作當然並不構成問題,對創作者來說也是個人原創作品集。只是對於團隊製作的「原創遊戲」,直接在他人已設定好的世界觀底下創作,身為對自己遊戲有高標準和期待的我來說,這個作法實在是有點奇怪。這也是我一直搞不懂蛋黃瑤為何會一直想在自家網站裡放企劃創作圖文的緣故。

  當然還有個原因是,幾週前蛋黃瑤向我提起原創企劃的事情的時候,是以「增加繪圖動力與產量」來作為出發點。她覺得看到很多參與企劃的繪師都能保持相當不錯的產量,也有練習的效果、能越畫越好、也能比較容易得到回饋,所以她也想透過參加企劃來增加自己的繪圖動力與產量。

  而我的想法,就如我前述所說的,企劃其實就是「在既有設定底下的創作」,我這時就會覺得,自己的遊戲也有還算完整的世界觀設定,怎麼不畫自己的卻想跑去畫別人的。每當我提出這個質疑之後,蛋黃瑤就會認為是我不支持她參加企劃,所以就吵起來了(本人我黑人問號,我其實也沒阻止她參加)。當然這中間還有一些細節,例如碎片化創作、遊戲設定的更動、創作的範圍、主要的目標、進度安排等等,牽涉到的內容很多。那結論其實也寫在前一篇了,完全就是處在認知不同就會雞同鴨講,就會發生對我來說很直白明確的東西但在另一個人的腦裡就轉不過來。

  討論這麼多,都是圍繞在到底怎樣才算是對團隊有貢獻,我也很明白畫圖的人會很想趕快得到回饋,所以如果能只拿一張圖就當成品發表是最理想的,就不用等到遊戲做完才能發表,也比較能快速獲得成就感。因此想參加企劃進行碎片化的創作當然是很能理解的,只是就以程式的角度來看,完整能玩的遊戲才算是成品。像是我也不會把自己額外寫的程式或小遊戲直接當作是團隊作品,這是很直觀的,所以團隊成員應該要互相理解。

  統整從圖文創作者的角度去思考原創企劃的特色與魅力之處,對圖文創作者有魅力的地方大概有:

  • 企劃提供世界觀與基礎設定,提供多種類的靈感要素但也有很高的自由度
  • 具備挑戰性,通常企劃都會限時,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相關的創作任務
  • 碎片化創作,不講求高度完整,對圖文創作者來說也有練習效果
  • 多項創作任務累積後也能精選作為作品集,能快速累積成就感
  • 創作出來的東西依然是自己的,很自然地可以稱作為原創
  • 容易聚集喜歡該風格企劃的同好與粉絲

  仔細想想,創作有很多形式,如果創作者都能找到對自己最有利也最舒適的方法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