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大逆轉裁判2(上)

  距離玩完大逆轉裁判也過一段時間了,這款大逆轉裁判2斷斷續續花了3個月才玩完……跟上一篇一樣都是邊玩邊寫的心得(其實更像是流程記錄),整體評價其實還算不錯至少比大逆轉好。各種伏筆也都解釋完了,雖然不是說盡善盡美不過以案件來說我很滿意了~

  要說的話,自己卡關卡了好幾次都是因為地圖上的東西太難按了,一直沒點到關鍵的物品😓 看看人家大逆轉手機版多清晰結果3DS這麼糊

  OK,那麼心得下收,有劇透注意。因為字很多,所以會分成上中下三篇。

  其他篇心得:


【第一章】

  開始玩二代啦,果然還是要稱讚一下大逆轉裁判的風格很棒!第一章的概要就是壽沙都回到日本一陣子了,然後因為發生事件,親友被當作殺人兇手上法庭審理,所以壽沙都就女扮男裝幫朋友辯護。死者就是前一代第一章的兇手外國女人,她本來即將送往上海審判,說想要再看看日本的海,結果去了海邊卻遭到殺害。是失血過多而死,但同時也有不尋常的瞳孔縮放的狀態。朋友會被誤會殺人是因為在案發前在跟外國女子起爭執,因為她以為外國女子偷拿了實驗室裏的研發中毒藥。

  中間案情略,結論就是有個記者曾拜訪他們實驗室,就因為好奇就偷走了毒藥。然後在海邊時又因為好奇外國女子在先前犯下的案件就打算去訪問那個女人,結果因為那個女人講話太過份,傷害到了記者的自尊心(好像是說了他就算寫了什麼報導也對政府沒有任何影響之類的,也同時貶低記者的理想),所以記者就被激怒,就用毒藥把那女人殺了。

  手法是偷偷下毒(毒藥大概要5分鐘才會生效),然後就躲到小屋後面(小屋是用蘆葦草蓋出來的),結果聽到了後續壽沙都的朋友和外國女子的爭吵,說那個毒藥目前還未公開,所以很容易找出出處,記者嚇到這樣會被發現自己是犯人,因為能拜訪實驗室的只有少數人而已,所以他就又從屋子外面透過蘆葦草捅了外國女子一刀(她剛好坐在牆壁喝飲料)。總之經過一層一層的證明,終於證明好友是無罪的,所以就順利結束這次的辯護了。

  這次的案件算是比較正常合理的發展了,至少不像前一代每個都不痛不快的 。(希望後面也正常些)

  在一開始的時候,壽沙都在某個墓前講述最近自己的狀況如何,即將要作為辯護人站上辯護台,希望對方能給予自己力量。(當然對方是亞双義)每次看到壽沙都這麼在意亞双義都覺得成步堂地位何在……雖然也不是說要怎樣或是將來的發展什麼的,但成步堂就很……替代品(?),就很活在亞双義的陰影底下啊……!

  說來壽沙都本來是因為爸爸生急病在從英國搭船回國的,結果回來後卻發現父親其實完全沒事,感覺父親像是在隱瞞什麼一樣。之後會怎樣呢……

  遊戲性部分跟之前差不多,至於壽沙都為何要女扮男裝上辯護台就是因為國家不允許女人當律師(嘛以時代背景來說很正常啦)。穿男裝的壽沙都3D模型很可愛😍,2D圖就還好而已。

  只是嘛,壽沙都在辯護過程的動作,除了一些是本來壽沙都自己的模型動作,有好一大部份都直接用成步堂的動作……就覺得這種模式不是很好,讓壽沙都有自己的律師動作不是比較好嗎~~害我一直想到成步堂那個蠢樣


【第二章】

  過了一個月後繼續玩,這下就回到成步堂的視點了,首先就是收到了壽沙都寄來的信件,說明了她站上法庭的事情,也提到了父親病重是謊話、案情可能跟夏目漱石有關等等,這時候就提到了先前的案子,第一個就是夏目漱石住的地方的房東夫妻吵架丟出刀子不小心刺到路過的小姐的背。後來其實又有第二個發生在夏目漱石身上的事件,所以就直接開始回憶當時候的事件了。

  這次的事件是(前代第四章的案件)審判完的隔天,成步堂和壽沙都一起去探望終於醒過來的被害者,所以聊了一陣子之後就被通知說又有案件了!一樣在上次的屋子裡,死者是住在1樓的演員先生(夏目漱石住在2樓、房東夫妻住在3樓),於是就和福爾摩斯一起去了。死者趴在桌上,似乎是喝了紅茶導致毒發身亡,第一發現者是房東先生和夏目漱石,後來經過一連串的推理,就懷疑夏目是殺害對方的兇手(因為現場留下了夏目漱石前幾天買的書本,然後他又很可疑的樣子)所以就被警方抓走了。

  很快的成步堂和壽沙都就開始調查了,結果調查到後來,那個以為死了的演員居然活過來了!!!!(嚇我好一大跳 ) 所以就趕緊送醫了。這年頭都沒先叫救護車把人送醫的習慣嗎?後來去看守所找夏目漱石,就從他那邊聽來他住的房間曾經死過人等等所以他是被詛咒的之類的,聊了一陣子,薯條警官後來出現了,就說了對方(那個死而復活的演員)說要告發夏目漱石!所以成步堂也不得不繼續站在法庭幫夏目漱石辯護了。

  第一天的法庭主要的過程就是釐清前一天晚上到底做了什麼,夏目去找了被害者(以下稱演員)到底辯論了什麼、帶了什麼去、何時喝了紅茶等等。流程大概是9點兩人會面→一起喝了茶(演員沒喝完)→雙方各扮演成羅蜜歐、朱麗葉開始辯論→辯論結束由朱麗葉(夏目)獲勝→夏目11點離開→演員1點喝了據說是有毒的紅茶→延遲半小時毒性發作1點半倒在桌上→隔天早上被房東和夏目發現

  討論到一半陪審員們覺得沒有異議就下判決了,成步堂一樣提出反論來找出陪審員主張之間的矛盾,開始認為被害者演員的話其實不可相信,也發現演員有偷取瓦斯的嫌疑。

  事實上就是演員偷偷用冰塊製造硬幣投入瓦斯用計量器,再挖個洞讓水流出來,這樣就不用花錢也可以投幣開瓦斯燈和暖爐。證明了這個演員其實是個瓦斯小偷。不過這樣一樣沒辦法改變夏目還是嫌疑人的事實。所以成步堂就說,有一件事情其實可以重新確認!也就是紅茶裡面是否真的有毒?

  因為前面警方在搜查的時候,說紅茶都被喝完了一滴不剩,依照現在的技術是無從檢驗,但演員在那晚只有喝紅茶,而毒物也只有口服沒有其他進入體內的方法,所以才會判斷紅茶裡面有毒。

  成步堂就提出,只要有一點點紅茶就可以檢驗了吧?就說了,他們去調查演員房間的窗戶就發現了用來製造硬幣冰的肥皂模具,而那個模具上有紅色的圓,也就是說那天晚上很冷,原本的水管線凍僵了,所以演員是使用紅茶來做冰硬幣!果不其然為了調查紅茶裡面是否有毒就暫且休庭了,隔日再繼續。然後因為這天還有一點時間(早上開庭大概不到中午就結束了)所以就再度繼續調查各地。

  至少這次事件的節奏比較像是以往逆轉的模式了(兩次調查、兩次開庭),再度調查的過程也有相當多新線索,而且人物也都開始有所關連了,應該會蠻有趣的。而且這次至少沒死者就不會有怎麼這樣的感覺了,而是那位被害者的可疑之謎要解開。比較微妙的部分在於,講瓦斯小偷的事情的時候覺得有點硬牽過去的感覺,如果是一般案件可能就會被打斷說這和本案無關了。

  果然不出所料,這章確實蠻精彩的,雖然好猜&有不夠融合的地方但是至少有看到想看到的東西。

  因為紅茶裡面的確沒有毒,所以雙方爭辯的地方便改成了「如何下毒/在哪下毒」。而在一日休庭的途中也重新調查了被害者的房間,才發現他其實有奇怪的舉動,也就是對著瓦斯管吹氣。而前面與陪審員等人的談論就知道,如果瓦斯管吹太大力,讓燈火熄滅的話會導致瓦斯外洩,讓整個房間都是瓦斯,之前同樓的房客也是因為這樣瓦斯中毒身亡的。

  而那個被害者(演員)其實是為了把住在2樓的夏目給逼走才這樣做,而他為何要這樣做其實是因為跟之前住在2樓的原房客有關。原房客其實是連續殺人犯兼小偷(死刑犯),偷了珠寶等值錢的東西藏起來,雖然被抓去關了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個價值連城的珠寶,而後來那個殺人犯也在獄中病死了,珠寶的去向就成了個謎。

  所以其實那個演員曾經是死刑犯在獄中的室友,死刑犯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就把珠寶的鑰匙交給了演員,所以演員才會搬到那棟樓的1樓居住,找機會前往2樓翻出珠寶。當然他本來是想直接搬進去死刑犯以前的房間,但那時候已經有房客了,是一個藝術學院的學生,也就是之前那個瓦斯中毒而死的人,實際上就是演員對瓦斯管吹氣故意讓2樓的火熄滅,讓對方瓦斯中毒。

  後來2樓房客身亡之後,演員當然想說要趕快搬進去2樓,可是這演員實在是很窮,已經欠繳了3個月的房租,房東就不給搬,所以他也只能繼續住在1樓。而不久後夏目漱石就住了進去。演員就一樣想如法炮製把夏目逼走,所以就對瓦斯孔吹氣。

  而毒藥就正是塗在瓦斯吹氣孔上,所以他才會中毒,沒死算是他命大。而真兇正是在前代因為剛好路過那條路上不小心被菜刀刺中昏倒的女性!

  事實上,那位女性是之前住在2樓房客的藝術學院男性的未婚妻,因為知道未婚夫意外瓦斯中毒身亡非常傷心,警方又以意外身亡結案,但她覺得事情是有蹊蹺,雖然沒什麼證據,但她的確覺得那個居住在1樓的演員非常可疑。

  所以就試探性的寫了一封信給演員,說有關原2樓房客死因的事情,有事情想跟他談,約在OO路上的餐廳會面。如果對方心裡有鬼,那肯定就會去赴約,如果不是,大可忽略。而這個演員的確就去赴約了,讓未婚妻更加懷疑,所以就潛入演員房間裡,在瓦斯管上塗毒藥,並翻了翻房間,偷走其中她覺得對演員肯定很重要的東西(總之就是讓他失去一項物品,而這物品正巧是死刑犯給他的鑰匙)。不過她出來之後,就不小心被3樓掉下來的菜刀刺中,昏迷送醫住了3天(前一代的案件)……不得不說上一代的案件都很悲劇

  當然那演員去了餐廳等不到人,回住處後就發現自家附近發生了案件,就是路人經過被刺殺的案件,而2樓的居民被當作嫌犯逮捕了。雖然想趁勢去翻珠寶但畢竟有警方看著,也不敢輕舉妄動,更不需要對著瓦斯孔吹氣。所以在成步堂幫夏目漱石辯護的這幾天都沒事。直到夏目漱石順利獲得無罪釋放之後回到居所,演員和他聊了天之後的晚上想要執行他的計畫,結果就因此對著瓦斯管吹氣而中毒,呈現了這樣的局面。

  整個案情一層又一層相當精采,而且理由相當充分。不過要說的話,那個演員說自己其實也不是故意想殺掉住在2樓的居民,只是想把他嚇走而已。不過我覺得他既然弄死了一次2樓的房客,結果下次還是繼續做同樣的舉動,實在不覺得他有什麼值得同情的地方。雖然塗毒在瓦斯管的藝術家未婚妻也很委屈,但畢竟還是殺人未遂必須受到制裁。整個最衰的果然就是夏目漱石了,連續兩次大概不到一週的時間就被當成殺(傷)人兇手兩次,但最後都無罪釋放了也是可喜可賀,至少這整起案件沒有死者出現啦(不包括前房客)。

  最後在福爾摩斯的協力下,找出了2樓房間藏著的珠寶(是一個項圈),而那個珠寶上面居然有血痕,應該會和之後的事件有關就等待之後繼續看下去了。福爾摩斯這時候看起來是知道些什麼但不願意說明,嘛到時候就知道是什麼原因了。


【第三章】

  時間回到現在,已經是壽沙都回日本的6個月後了,由於先前案件的關係,成步堂被禁止上法庭,暫時沒了律師的工作這樣怎麼活下去啊,還有你的房租是不用繳嗎
  後來就去請首席裁判官再給他機會,由於成步堂這幾個月的留學生報告寫得不錯,就准許他恢復站上法庭的資格。得到了一個緊急的工作,在萬國博覽會有個科學實驗展示「瞬間移動」的機器爆炸,結果導致進行實驗的實驗者就捲入爆炸身亡了。而操作實驗的科學家被指控為「殺人」,當然科學家表示這是意外,希望律師能證明這是起意外。於是就開始各種調查了。

  這章光前面的偵探篇就講了好多東西…

  ●成步堂求情時說了要代替亞双義達成使命!卻被首席裁判官說了你其實也不知道他的使命是什麼吧,讓成步堂吃驚了一下,他原先覺得是改變大日本的法庭,但開始有些疑惑。
  ●報紙上寫了被稱作「死神」的檢察官昨晚被拿槍的犯人襲擊,可能是某犯罪組織的成員做的。因為他們組織的首領被檢察官起訴,雖然透過賄賂陪審員的方式獲得了無罪,但卻又逃不出「死神」稱號的魔掌而死亡。那個組織的首領正是這起案子的被害者,也就是「瞬間移動」的實驗對象,也是科學家的贊助者。當然檢察官無事,也說了就算他有「死神」稱號也不代表他把那些被告們殺了,是完全無關的。
  ●去找了檢察官瞭解情況,得知了他其實正巧是被告(也就是科學家)的大學同級生兼友人,只是大學畢業後科學家去德國後就沒再聯絡了,讓成步堂等人相當震驚。而檢察官身邊這時候多了一個面具男,完全不說話,只是在檢察官身邊見習並整理資料,是首席裁判官的命令。這傢伙有夠可疑害我想到亞双義可是又覺得太荒謬 →事實證明我的直覺是對的
  ●後來去找了被告的科學家,說了檢察官以前人很和氣,讓成步堂等人很驚訝怎麼會像變了個人似的,當然也從福爾摩斯那邊聽聞其實是10年前(檢察官大學畢業後)有個案件影響了檢察官。

  ●去萬國博覽會的事發現場,被要求說不能碰任何機械,跟目前英國法律科學保護什麼的有關,要保障科學家們的知識財產所以不能隨便揭開機器的構造,而這部分是由新的「科學搜查班」處理。所以成步堂等人就真的只是看而已,也沒什麼太多線索。(不過還是趁警方不注意的時候撿到了一些證物)
  ●在前代作為扒手的吉娜(ジーナ)成為了見習刑警,跟在薯條警官身邊,而吉娜看起來相當有幹勁的樣子。現在才發現吉娜的姓氏是雷斯垂德
  ●決定去找福爾摩斯問事情,因為他很有可能知道檢察官以前的事情,所以就由愛麗絲帶到蠟像館去了,裡面現在展了一些「殺人現場」的蠟像,成步堂非常害怕
  ●後來和福爾摩斯聊了一陣子,他說他是來當「一日蠟像」的 我已經懶得吐槽他了
  ●蠟像館館長(兼蠟像作者)就出來了(穿著像女魔法師的樣子哈,造型很不錯),似乎隱瞞了一些事情,最後才知道原來是有個重要場景的蠟像被偷走了還要脅高額金額,而那個場景和蠟像其實就是10年前發生的連續殺人案件,兇手其實是刑警隊長而震驚全英國。而他殺害的人都是貴族或是王室等為高權重的人,而巧的是他殺害的第五名被害者就是人稱「死神」的檢察官的哥哥!
  ●有關於「死神」檢察官的傳說就是,只要是他審理的案件,無論被告是有罪還是無罪,最後都無法得救。幾乎無一例外,除了本來就被關押獲判刑的之外,原本判無罪的都發生意外、或是被殺掉。而先前的有錢人馬車案件就是一例(案後被告就被燒死了)。不過到目前為止回日本的夏目漱石倒是還好好的,還有另一個也就是原扒手的吉娜現在也都好好的,但成步堂對於這個傳言還是蠻緊張的。
  ●另外科學家堅稱他的「瞬間移動實驗」是有成功的,因為雖然機器爆炸,但是屍體是在有些距離的高樓《水晶塔》上發現的。(因為他的理論堅稱是先在本地進行分解之後,再傳送到遠處進行組合)
  ●福爾摩斯在開庭之前提醒了成步堂,說科學家的理論就現在而言是不可能達成的。

  感覺就是其實爆炸的是蠟像之類的東西,然後真正的人是在水晶塔上被殺之類的( →猜錯了

  目前玩到這,角色的部分的話……
  ●去了檢察官辦公室一趟,看過他的辦公室居然有整面牆的酒窖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吉娜變得很有精神蠻討喜的,雖然還是從成步堂手上扒走了幾塊錢XD
  ●薯條警官還是一樣蘿莉控,懶得吐槽
  ●魔法師妝扮的蠟像館館主長得很漂亮,帽子還會遮住一隻眼睛哈,還一直戳蠟像福爾摩斯超好笑的
  ●那個面具男太令人在意了
  ●福爾摩斯我已經無力吐槽他了,只能當作他是搞笑役了

■很賞心悅目的蠟像館主人


第三章續

  進入法庭之後,檢察官當然是抓著「實驗有成功」的前提進行證明,不過因為成步堂很相信福爾摩斯說的「依照現在的科學技術,瞬間移動是不可能的」,所以成步堂對此表示懷疑,不過還是想辦法從中找到破綻。

  辯護過程中間略,本來過程一直都很順利,結果就是被告自己一直扯成步堂後腿XD 本來成步堂都證明被告不可能殺害被害者了,結果被告卻跳出來堅持自己的理論沒有錯,導致局勢就轉回去原點了。

  裁判長「既然這樣的話,就只有被告可以殺害被害者了吧」
  被告「啊」
  裁判長「不是『啊』吧」
  成步堂「(誰來救我…)」

  ↑這很好笑

  後來就請出了三名目擊者來證明「瞬間移動」是真正成功的。他們三個都是在熱氣球上看到事發過程,一開始是看見了舞台上有爆炸,後來在他們熱氣球旁邊又發生一個爆炸,其中一個證人就說那是綠色的氣球爆炸,還拍了照(雖然是黑白照片),但有拍到了氣球爆炸的原因,正是一支箭(有火)發射設向熱氣球(成步堂有撿到那個叫做洋弓銃的東西,是弓+槍的合體),使瓦斯驅動的熱氣球爆炸,而成步堂也大膽假設死者一開始就被藏在熱氣球裡,爆炸之後才從空中往下掉。

  這時候理論上檢察官那邊已經不能證實被告是殺害被害者的兇手,成步堂正想鬆口氣時……被告卻自己跳出來自首!說是自己刺殺了被害者!因為他想證實他的「理論」是正確的(而且要保護他的研究成果),成步堂說但博士自己並沒有加入製造機器的過程,很有可能是被騙了,但博士還是不願意自己的機器被拆解來證實他的清白,他不能接受自己的科學機器居然是像魔術道具一樣……所以成步堂就陷入兩難:第一就是證明實驗機器確實就是個魔術道具,雖然能證明博士的清白但也無法保護科學裝置的結構秘密。第二如果說這個科學器材是沒有問題的話,就無法證明博士是清白的。到底要捨棄哪一個才好呢?!

  雖然選了其中一個選項(我是選科學實驗裝置是騙人的),但成步堂表示說不出口,這時候壽沙都出現了!說這時候並非考慮「要捨棄哪個」而是「要保護什麼」,所以成步堂才想起他們是要「知道真相」所以也說服了博士,讓他簽訂放棄科學保護的協定來協助調查。後來也說了博士其實有看到拿著洋弓銃的的人就是幫助他完成裝置建造的技師。而那個技師的名字讓審查員中的科學家和魔術師非常震驚,因為是相當有名的「魔術裝置製造的欺詐師」,而被告的博士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裁判長就決定今日就到此,畢竟多了一個關係者,暫時無法判斷到底是誰殺害了被害者,所以就休庭了。

  玩這部分一度卡關,因為有個部分比較偏向於「詢問證人是否有看過某物品(並深入瞭解這物品是何物)」然後才證實出「證人說的話和物證有矛盾」。雖然是合理的不過腦袋不夠清晰轉得不夠快就卡住了

  後來休庭離開法院後,就和壽沙都&愛麗絲一起回到貝克街的住處,大家都很開心能夠見到壽沙都,也聊了聊壽沙都和御琴羽教授的一些事情(壽沙都她爸隱瞞了好多事情……)當然他們也都知道教授的病是假的,似乎就是看到第二章案件的報告,有個項圈寶物,看到之後就把壽沙都叫回去了。而且這事情又跟福爾摩斯之前辦過的案件有關(巴斯克維爾的獵犬),因為愛麗絲被福爾摩斯交代那個案件不能發表,所以原稿就被收起來了,而壽沙都也是在首次出發去倫敦前偶然看過那份原稿的標題,但她最多也就知道這些而已了。

  然後就解釋一下壽沙都為何能夠再回來倫敦,是因為教授被邀請到倫敦的「科學搜查大會議」,本來是下個月要來,但壽沙都等不及就先搭船來了。後來也說了那個第一章死掉的那個外國女性,其實不是留學生,而是什麼間諜之類的,名字也是假名,然後目前有關這名女性的事情一概不知。

  最後就提到了亞双義,說他的遺體消失了…… (本來應要送到領事館的卻沒送到) 想起了那個可疑的面具人……該不會那個人真的就是亞双義吧。壽沙都還說日本政府隱瞞了這件事情,然後在故鄉造了一個墓,當然她父親也知道這件事情這群人到底在隱瞞什麼,當然成步堂就猜想該不會亞双義其實還活著,但被壽沙都打斷話,因為那時候福爾摩斯也在現場,是他檢查過亞双義的屍體,如果亞双義還活著的話就表示福爾摩斯和眾人都在欺騙他們,但她雖然知道一真さま有活著的可能性,但如果真的是這樣就等於被知道實情的人欺騙和背叛,到時候她會感到很痛苦,就請成步堂不要繼續想這個可能性了。

  現在回想起之前亞双義死掉的那個案件,成步堂好像從沒見過亞双義的屍體呢……只有看過照片以及驗屍報告而已。現在想起來這個好友到底是怎麼當的 不過倒是有新的CG顯示福爾摩斯在調查屍體的時候壽沙都有在旁邊看,而且後來也拿了亞双義的佩刀跟律師徽章給成步堂。

  總之那個面具人大概八九不離十就是亞双義了吧……心情超複雜

  到底那群人(包含御琴羽教授、首席裁判官、福爾摩斯甚至亞双義本人)隱瞞了什麼,還有那個不能發表的獵犬的事件跟項圈寶物還有上代最後的摩斯密碼有提到很多人的名字(包含亞双義、薯條警官、約翰華生醫生等) …….看來只能繼續玩下去才知道了

  說來第二章的陪審員跟之前的大多重複就覺得很無趣,第三章的法庭倒是全部換新的陪審員,果然有新鮮感還是比較好一點~

  因為第三章情報量實在是太多了,下一篇再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