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大逆轉裁判2(中)

  延續上一篇的心得,主要是邊玩邊記錄的心得,所以字數特別多就分成三篇了。

  以下劇透注意


第三章續

  OK 目前玩到偵探篇2結束,依然給了還算大量的資訊。

  ●先去找了首席裁判官聊了一下天,大多是和科學搜查會議有關的事情,知道壽沙都的父親御琴羽教授和首席裁判官是認識的人,而且也在英國留學了6年之久,壽沙都家也是遇到很多事情的感覺
  ●獲得了去看實驗裝置的許可,以及認識了《科學搜查班》的領導醫法官
  ●得知了死神檢察官之所以被稱作死神是據稱哥哥的靈魂守護(?)在檢察官身邊,所以那些因賄賂而得到無罪的惡人儘管獲得無罪,也還是遭受到報應
  ●接著去調查了實驗裝置所在的現場,檢察官也在那裡,後來就出現了檢察官的「從者」面具男,壽沙都一看到就秒認大喊「一真さま……!」 成步堂你的地位究竟………….
  ●面具男對名字好像有點反應,但他還是跑掉了,而檢察官說他失憶了,讓成步堂和壽沙都非常在意
  ●後來決定去找福爾摩斯問一問,他給的回答是「就算是名偵探也是會說謊的」
  ●喔在那之前還去找了被告聊一聊,因為現在要找技師,問被告的線索,被告曾經去過一次技師的工作室,還得到了一張名片,上面塗有高級的工業油料,就讓吉娜撿來的小狗去搜查技師的工作室了
  ●還去找了科學搜查官瞭解死者的狀況(因為是她負責解剖的),查看她的辦公室發現解剖手術刀一個月居然進貨了500支,讓壽沙都覺得很奇怪
  ●和法醫聊過之後,說根據他們的調查,在舞台上和在水晶塔發現的屍體肯定是同一人,因為指紋顯示沒有別人了
  ●有關蠟像館的蠟像綁架事件,福爾摩斯說解決了,還跟成步堂&壽沙都收錢才能進去看,而那個蠟像現場是重現連續殺人死刑犯從墓裡爬出來的一幕
  ●發現返還的蠟像的頭沒回來,而當時的目擊者正是那個技師,讓成步堂很驚訝居然這些事件都連在一起了:實驗裝置、貴族殺人魔、蠟像館誘拐事件
  ●之後吉娜衝來說找到工作室了,就出發去看了
  ●調查技師的工作室,內部還有個房間,聽到了聲響就趕緊衝進去
  ●開始了「邏輯&推理實驗劇場」,推理出了技師所藏的位置(躲在保險櫃裡啊……脖子不會痛嗎)
  ●得知了技師就是偷了那個蠟像館的那個人,還把蠟像頭藏在小熱氣球裡
  ●本來想審問技師有關這次事件的事情,結果科學搜查班的人一來就趕走他們了(因為科學搜查班的人很討厭律師跟偵探)
  ●結果本來在案發現場的舞台上的實驗裝置就被定時炸彈給炸了

  於是就來到第二天的法庭了,這下應該就能真相大白了吧……當然進場後就看見了面具男也在檢察官身邊當助手,還拿了劍甩了一下,根本就是亞双義的動作,連壽沙都都用水汪汪大眼睛說那個動作根本就是一真さま(我說那個成步堂……)

  這次的開庭嘛……果然就是把上述有的訊息都連在一起,先把技師叫出來問話,雖然成步堂的「魔術裝置說」雖然很合理,卻發現技師和被害者有簽訂契約,在雙方都活著的情況之下技師可以分紅三成,所以技師理論上是沒有理由殺害出資者的。

  但成步堂認為,在整個裝置都是技師製造的情況下,要動手腳肯定還是技師才能做到。而且必須要證明這個裝置是「魔術舞台裝置」,所以成步堂就找出了其實有兩個籠子,然後另有共犯幫助調換了籠子。而能做到這件事情的只有「科學搜查班」!簡單來說就是指控科學搜查班的班長(監察醫)的那位女法醫是共犯。而且她跟10年前的事件又有關係,因為死刑犯處刑後是由她來確認死亡的。

  而死刑犯後來又傳出從墓裡爬出來的怪談,當時又是技師目擊這件事情,加上技師又是偷了死刑犯蠟像的人,所以成步堂認為他們兩個之間肯定有什麼關連性,而他們使用死刑犯的蠟像,而不使用跟被害者體型相似的蠟像,肯定還有什麼重大的理由。

  於是就把蠟像館的主人請出來了,在她的證言下,得知了她的蠟像都是「親自看過本人(含屍體)」製造出來的(家族代代相傳),所以這個死刑犯的真容也是真實還原出來的!(不過現在被盔甲頭盔蓋起來了,打開需要鑰匙)

  蠟像館主人是偷偷和守墓人約好在屍體硬化之前去的,結果卻和當時10年前記錄的死刑犯死亡時間不符,蠟像主人是天亮前30分鐘去的(約上午4點),屍體硬化是死後3小時開始,但記錄上卻寫著死者是當日0時確認死亡,理論上應該早就開始硬化了但卻出現了矛盾。

  所以成步堂更直接的說,刑務所並沒有確實執行死刑!而法醫也記錄了不實的數據!要求法醫作為證人傳喚!讓眾人非常震驚! 這個成步堂也太大膽了吧!

  嗯….其實我是覺得這部分法醫很可疑是沒錯啦,但突然說她可能是共犯也有點太突然了,但確實她與蠟像(10年前的死刑犯)和事件有些關係,現在的被害者驗屍又剛好是她負責,還有科學保護條例所以只有她帶領的科學搜查班能進入調查等等

  而且一般人都是直覺相信警方、法醫等人提出的報告和調查是公正可信的,可是這個成步堂卻反而更相信「屍體從墓裡爬出來的傳言」以及「堅持看過當事人製造其蠟像的主人」。而且又是在還沒看過死刑犯真容的情況下就相信蠟像館主人是實際上根據死刑犯的容貌複製而成的。(我沒有不相信蠟像主人,可是覺得應該要直接打開死刑犯的頭盔看蠟像並認證說這人的確就是死刑犯才更有可信度)

  前面也不是沒寫法醫很可疑啦(就是那個帳簿每個月買500支手術刀),而且法醫還有個女兒很恐怖隨便就想解剖人,但畢竟只見過一次,不覺得這樣就可以直接指控人家是共犯。更不用說法醫在警界是蠻有地位和聲望的……這個新人律師成步堂到底為何這麼有膽?

  就是現在的辯論方向有點偏向照著成步堂劇本走的感覺,但畢竟檢察官跟10年前的死刑犯又有過節(他哥被殺)所以才沒有因此直接駁回成步堂的大膽假設(因為還沒有證據)。大概是成步堂的盤算(?)

  OK 這章玩完了,確實~進展蠻大的一章。
  果然在我覺得成步堂太囂張(?)的時候檢察官等人還是會反駁辯護方的哈哈。後來就各種辯論攻防,一開始他否認自己有看過從墓裡出來的死者,終於得知技師為何要殺害被害者,是因為其實那個被害者曾經是記者,正是報導技師目擊從墓裡爬出來的死刑犯的那個撰寫者。而技師當初因為很窮,所以偷偷跑去盜墓把死者的屍體偷出來賣給醫院做為實驗大體使用(這是犯罪)。而技師當時要求記者用假名報導,但卻寫上了真名,害當時還是研究生的技師因此丟了學籍,也丟了美好的未來,構成了殺人的動機。

  而至於監察醫(法醫)的部分,則是因為技師是曾經目睹死者從墓裡出來的目擊者,所以他就藉此威脅法醫來協助他進行犯罪的偽裝,作法就是當瞬間移動裝置啟動後,原本在舞台上的被害者就會從舞台高處落下,要法醫把屍體偷偷跟高空落下的籠子(障眼法)交換,讓眾人以為屍體瞬移到水晶塔上了。而這件事情是讓他們看到水晶塔上的瞬間移動替代品的蠟像,也就是死刑犯蠟像(放紙條上去),讓他們想起他們曾經的失誤,所以為了隱瞞死刑犯沒確實死亡的事情,所以法醫他們就著手調換了屍體的位置,並偽造了驗屍報告。

  後來法醫自己也承認這件事了,然而裁判長也得出結論,對於這起事件,被告(科學家博士)和此案是無關係所以就要給無罪判決了,但成步堂覺得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完全釐清,因為法醫的表情並不像是把事情完全說清楚的樣子,所以最後要求法醫的證詞,到底她是怎麼協力技師完成犯案的。

  最後經過辯論,根據法醫說,她是在被害者已經從舞台高處落下橫躺之後,才拿了博士的螺絲起子來偽裝博士殺害被害者的假象。但實際上屍體的狀態是刺向心臟的血是往身體下方流的,並非橫躺的狀態刺下去,所以可以推斷其實法醫是在被害者站立的狀態刺殺被害者的也就是真正殺害被害者的人是法醫!法醫一聽當然就動搖了,當然成步堂再繼續補充,他發現科學搜查班的帳本上,每個月都有500支手術刀的支出,所以很有可能是被記者(被害者,也就是犯罪集團的首腦)脅迫要給他們封口費,不然就把醜聞宣揚出去。而檢察官也說,這件事情一去查的話大概就可以立刻知曉了,所以法醫也無話可說了。最後就勸說技師承認犯案,讓兩人都得到應有的制裁。這起案子就順利結束了。科學家博士也順利獲得無罪判決了。

  然而回到被告人休息室後和被告聊了聊,檢察官就突然出現,就叫好友科學家趕快離開英國,原來是因為有關「死神」的詛咒,因為擔心會出什麼事情,所以讓科學家趕快離開,雖然是有說真正無罪的人應該沒事比方說吉娜和夏目,但還是以防萬一這樣。
↑說來我還是覺得這個傳說很奇妙,不知道為什麼裡面的角色這麼相信這個傳說

  最後檢察官說要和成步堂聊一聊,所以就和壽沙都來到已經沒人的大法庭了,當然那個面具男也在。(看到這裡就覺得應該要有什麼突破性的發展了吧…!)

  檢察官就問成步堂,對於他討厭日本人這件事情怎麼看,成步堂就說了剛開始以為只是針對他個人而已,但實際上並不是,而且知道檢察官本身還蠻瞭解日本人的,肯定有什麼理由。於是檢察官就說了在16年前,有3位從日本來的留學生,其中一人是壽沙都的父親,而他哥哥當時已經是首席判事了他非常尊敬哥哥,也在法院裡面實習。但就發生連續殺人案,直到他哥哥成了事件最後犧牲者。而最後逮捕到犯人之後才知道為何一直抓不到犯人,正是因為犯人就是日本留學生之一!當時因為英日局勢不穩定,要是公開此事很有可能會發生戰爭,所以判決是秘密進行也不讓其他人知道犯人的長相。檢察官從蠟像館主人那邊拿到了鑰匙,就打開了蠟像的頭盔,就是位日本人的樣貌!

  而此時面具男就有了反應,大喊之後就對蠟像說了「父上(父親)」,並拿下了面具,正是亞双義!!!雖然已經猜到了但還是很震撼

  壽沙都當然是淚眼汪汪(?)喊了聲「一真さま」,後來成步堂就感動的將亞双義的刀還給他,然後亞双義就把「父親」的蠟像給一刀切斷了,然後就對成步堂說他雖然有一些話想和他說,但還不是時候,所以就離開了這亞双義到底在幹嘛

  於是檢察官也瞭解了狀況,當然他自己也有感覺到身旁的從者應該和案件有什麼關連性,不過至少在這情況下還是很感謝成步堂,所以就離開了。而壽沙都自己也緩緩說起之前的事情,父親在她出生那年和友人們前往英國留學,直到六年後才回國,所以她6歲那時才第一次見到父親,後來一段時間後,聽說了父親待在英國的好友病死了,而那位好友有個大7歲的兒子,希望能培養他成為律師,而那個兒子就是亞双義一真。壽沙都也作為協助開始了法務助士的訓練。成步堂感受到了命運的齒輪開始運轉了,究竟之後會如何就得繼續往下看了。

  本章在此就結束了。亞双義華麗回歸

  感想的話,確實蠻錯綜複雜的,但以法醫的部分來說著墨還是稍嫌少了些,就顯得有點不擇手段的懷疑他人的感覺。

  然後因為前面開庭前福爾摩斯給了成步堂建議,就是說若有什麼懷疑的地方一定要追根究底得知真相才行,讓我覺得這福爾摩斯實在是有點讓人捉摸不定,雖然知道他是想營造福爾摩斯已經有預感事件的發展了,但我會覺得略顯刻意了(如果說他真的這麼厲害的話,為啥那些實驗劇場的結論都各種胡說八道的感覺?)。

  而且現在又知道他隱瞞了亞双義還活著這件事情,簡單來說當初說亞双義死掉都是福爾摩斯說了算就是因為他初登場又掛著福爾摩斯的名字才相信他,現在知道他刻意誤導這件事情,但成步堂跟壽沙都又還是很相信他的樣子,雖然知道福爾摩斯應該是有什麼用意,但我自己覺得還是不太高興&有點介意。 只能看看後面有沒有要解釋獵犬的案件跟亞双義等人的關係了。


【第四章】

  前面就是去接了壽沙都的父親(她爸穿西服戴帽子我就認不出來了),因為科學搜查大討論會即將開始,然後壽沙都她爸看起來很立flag,說接下來壽沙都也請你好好照顧了,還有有事情要拜託成步堂(但就被打斷了)

  雖然也有提到亞双義的部分,不過他們其實也說到香港後亞双義消失後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所以政府等人也極力搜查中(所以到底是知道他活著還是不知道他活著啊沒看懂……)

  後來就回到福爾摩斯家了,福爾摩斯正在為房租煩惱(認真覺得可以跟成步堂要),還把頭髮染成了紅色,因為報紙上刊登「紅髮聯盟」,只要認證過就可以免費得到補助。但聯盟內是有限額的,是因為剛好最近有一成員過世了,所以才有了新的空缺。但福爾摩斯你這行為是詐騙 不過福爾摩斯去了之後就被認出來說「啊是在變裝搜查嗎!」想當然耳就落選紅髮聯盟的會員資格了該說活該嗎

  忘了說 一進門有兩個紅髮人在福爾摩斯家爭吵,後來就被刑警吉娜帶走了,忘記是為什麼了(完全懶得看紅髮人的對話XD…)

  後來就有委託上門了,是一位太太,她說她丈夫失蹤一天了!雖然才一天可是他從來沒有這樣過,所以請福爾摩斯幫忙找。丈夫是監獄的看守長,而正巧所在的監獄正是10年前關亞双義他爸的那個(後面還有墓園)。委託人回去之後就被福爾摩斯去問問所長了,去了之後對方完全不想跟日本人說話。所長的辦公室的時鐘是斷頭臺超有趣的!!!

  然後就去找了壽沙都她爸,因為先前聊天有聽過他跟所長的關係不錯,果然得到推薦信之後就態度轉變,請喝茶又請吃餅乾(餅乾還是手銬形狀的!)結果卻說那位丈夫早在10年前就不當看守長了,準確來說是被fire了,得到了解雇書,上面寫著因為協助死刑犯逃獄所以被革職。

  回去之後,吉娜卻哭著跑來了,說BOSS被殺掉了!!!

  剛聽到嚇了好一大跳……薯條警官被殺了????!!!!!

  結果兇手已經逮捕了,正是有「死神」稱號的檢察官(為了好辨認我要改叫他紅酒檢察官)……就有種,好哦….終於要開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了嗎….…果不其然去找首席判事的時候,亞双義也出現了…!

  只是亞双義沒有自帶飄逸就變得超無聊的!!!

  好啦,總之在一陣討論之下,居然亞双義是擔當檢事…!果然很符合玩家的期待…..壓力好大(喂) 後來就去找被當作嫌犯的被告檢察官瞭解情況,不過顯然是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他好像在追查薯條警官的事情,可是又不講是什麼原因你們這群人。後來因為從亞双義那邊得到老照片,是檢察官10年前和他哥哥以及薯條警官的合照,所以就接受讓成步堂當他的辯護律師。

  搜查的部分倒是蠻短的,一下子就進入法庭了……亞双義那套白色的衣服真的是微妙的醜 可以穿回自帶飄逸那套嗎

  很久沒聽到亞双義的主題曲了,結果當檢事還有變奏曲啊!

  法庭部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每組證人都要至少聽2~3次以上證言才換下一組,覺得整個流程好長……這次開庭因為是跟英國最優秀的檢察官有關,所以是秘密審判,跟10年前的「プロフェサー」連續殺人犯一樣。當然旁聽席都是檢警相關人士,於是就開始了。

  10年前亞双義老爸殺人(殺死死神檢察官的哥哥)的事件,薯條警官搜查並找到關鍵證據,而首席判事是當時的負責檢察官,紅酒檢察官則當時要求要當檢事的助手。→後來確認了一下好像變成是紅酒檢察官負責這個案件,然後現在死者是 薯條警官,被告是死神檢察官,檢事是亞双義(

  超不習慣亞双義站檢事台XD 而且他還帶兩把劍/刀這樣不會很重嗎….…而且那套衣服好醜

  一開始就有三個目擊證人說看到死神檢察官緊接著在薯條警官之後進入屋子內,過15分鐘之後就發生槍響,其中一個人衝進去看,就看見檢察官拿著槍,而薯條刑警也已經倒在地上身亡了。細節略過懶得描述,簡單來說就是死神檢察官一開始沒看到屍體,但後來卻出現了,是因為有個放在門邊的看板擋住屍體,而目擊證人衝進來就把看板弄倒了才看到屍體。

  之後就引出紅髮聯盟的兩個人,正是前一天被福爾摩斯抓到的兩個人,就是詐騙集團。一問之下才發現說,找他們審查紅髮聯盟會員有人是「自稱刑警」且身上有身份證證明他是刑警(證件是薯條警官的)。而那兩人太害怕被抓所以反將那個自稱刑警的人關進房間裡監禁起來。

  但他們說這跟照片上的死者一點也不像!不是那個人!而其中一個紅髮人因為有特殊的趣味(?)所以會把不乖的人(?)用項圈抓起來,包括他的同伴,所以理論上那個刑警跟同伴應該脖子上都還有被項圈勒住的痕跡,可是死者照片並沒有痕跡,反而是前一場的目擊證人之一,脖子上有痕跡。後來才揭穿那個證人其實就是案發現場的房間的租客(簡單來說房間是他的),而他正是那個10年前被革職的看守長,也是前一天他的夫人來找福爾摩斯求助找丈夫的那個人。

  於是他就說了其實他和薯條警官有合作關係,就是有時候會裝扮成薯條警官去各個地方調查,主要是要讓人留下警官有出現在那邊的印象。而剛才不說實話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被妻子跟兩個小孩知道其實他已經丟掉工作很久了。後來亞双義就開始問他關於十年前的事情,對方當然說他已經不記得了(因為也不是什麼好的記憶),但亞双義不放棄,而成步堂也拿出相關證據出來。結果就把證人逼到昏倒了!

  覺得證人很可憐,不過畢竟還不知道當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只能委屈證人了……

  總之就休庭了,畢竟檢察官跟律師把證人逼到昏倒也沒辦法繼續開庭 好兇殘的檢察官跟律師(?) 成步堂和壽沙都就回去住處了

  說來那三個證人,說是那條街上的小販。其中一個是情報商,一個情報6便士,亞双義叫成步堂買,而壽沙都也附和,連裁判長也是。所以就只好買了,結果得到的情報也只是個「對街的年輕夫婦生了一對雙胞胎」而已(

  然後 另一個小販是賣煙火的 (看起來像小型爆竹)
  她就推銷 6便士一串 說 買100串可以炸掉大法庭唷~

  大家就對著成步堂
  亞双義「買吧」
  壽沙都「買吧」
  裁判長「買吧」

  成步堂就被逼著買了,還說是特別大放送 送了大串的爆竹--結果還真的收到爆竹當證物耶!!!!超扯!!!!
   ↑調查爆竹後,知道這可以模擬槍聲,可能是之前買過的顧客使用這個爆竹來讓眾人誤以為檢察官有開槍

說來這場法庭我一直覺得亞双義好強勢…就是你其實還沒說到幾句話他就先幫你把你想反駁的點都反駁回來了,然後也是敲桌不手軟,成步堂當然也敲回去……就覺得天啊你們好吵,難怪會把證人逼到昏倒

  成步堂跟壽沙都也都有說亞双義不太像平常的亞双義,可是我已經忘記亞双義原本是應該是什麼性格了 我跟你不熟啊亞双義

  其他綜合線索:

  ●其實『死神』是個和警方有關的組織,而薯條警官是其中很重要的成員,但執行的人是別人,而那個人正是之前殺害華生醫生且被日本記者殺掉的那個神秘女子!
  ●亞双義的父親有留下遺書,說是他最後的武器,不過上面其實也只是寫著將自己所有的物品和財產全部交回給在日本的兒子亞双義一真而已,不知道這之後會怎樣

  ●後來跟愛麗絲和壽沙都一起去找法醫的女兒,提到說解剖記錄上沒寫死亡時間是因為首席判事下令說沒必要寫。所以眾人就有些疑惑,而法醫女兒她也不希望自己變成像母親那樣被命令而發生不好的事,但死亡時間還是寫上了推定不能,因為薯條警官身上的白肉魚炸物(我看到這邊才驚訝原來是白肉魚!!!不是薯條嗎?!!)已經腐爛了但屍體沒腐爛,所以很可能屍體有被冷藏過之類的,但現在的技術無法判定,所以只能寫上無法判斷。

  ●得知當時解剖バージクス檢察官的哥哥的法醫正是約翰‧H‧華生醫生,留下了解剖記錄,而身邊的助手之一則是這位女兒的母親法醫,而另一位助手則是壽沙都的父親御琴羽悠仁。
  ●愛麗絲從沒見過自己的父親,只知道他是福爾摩斯的夥伴,而且也是寫下案件記錄的人(福爾摩斯是這樣對愛麗絲講的)。她看到解剖記錄發現字跡和她爸爸的案件記錄是一樣的。所以就認定這位華生醫生就是他的父親,也因此開始自稱愛麗絲.華生。

  ●結果壽沙都看了解剖記錄之後,說這個字跡是自己父親的!才知道原來解剖記錄是由助手御琴羽寫完,才由華生醫生簽名。而福爾摩斯家裡面的辦案記錄其實也就是御琴羽寫的,實際上福爾摩斯真正的夥伴其實是御琴羽教授!
  ●教授是16年前來到英國,在找便宜居所的時候遇到了福爾摩斯正在找室友,所以就一起住、一起辦案了,才會寫下各種案件的記錄。
  ●壽沙都表示,自己是16年前父親正巧去英國留學時出生的,而母親在生下她之後就去世了。然而教授是10年前回日本,而愛麗絲現在是10歲,加上她又說留下記錄的是她父親,難道教授是愛麗絲的爸爸?!(←這段超好笑)

  御琴羽教授極力否認,但福爾摩斯沒有要幫他解釋的意思,福爾摩斯則是表示以邏輯來看這是沒錯的,但還說有要事要帶教授去查案,當然御琴羽教授說希望壽沙都相信他,壽沙都也答應了,所以兩人就離開了。

  然後這章終於結束了!終於到最後一章了!期待後續的發展哈。成步堂一直都是旁觀者呢,都是身旁親友的事情…..😏

  補充一下,這邊吉娜有找到一個鐵箱,是薯條刑警的旅行箱,裡面裝有會經過法國港口的船票,而且箱子上還卡了金屬刃物的一小角碎片。本來應該是在發現屍體的房間,可是被某個目擊證人想拿去變賣所以就偷偷拿走了。而且那個鐵箱上面有沾血,理論上就是真正事發的時候那個箱子也在。

  下一章心得:大逆轉裁判2(下)